在线炒股_杠杆炒股亏损_线上炒股配资公司-本次巴以冲突会引发第四次石油危机吗?
你的位置:在线炒股_杠杆炒股亏损_线上炒股配资公司 > 在线炒股 > 本次巴以冲突会引发第四次石油危机吗?
本次巴以冲突会引发第四次石油危机吗?
发布日期:2024-01-22 11:31    点击次数:196

  10月7日以来,巴以冲突不断升温,全球原油市场波动剧烈。市场担忧如果阿拉伯国家卷入冲突,那么中东地区的石油供应可能减少或中断,引发原油价格再度大幅上涨。不过,从原油供需格局来看,今年价格上涨的主要驱动力来自OPEC+的主动减产,并非需求非常强劲导致原油供应短缺。从四季度和明年全球经济增长来看,饱受高利率冲击的欧美发达经济体经济持续减速是大概率事件。EIA和IEA等国际机构纷纷调降原油需求增长预期,但此次巴以冲突很难引发20世纪石油禁运事件重演,原油价格大概率是冲高回落。

  石油危机可能性较小

  回顾三次石油危机,油价暴涨都来源于供应的中断,以及全球经济的混乱或衰退,包括欧美等高通胀国家都愿意看到油价继续冲高,而沙特等OPEC国家暂时无法达成一致通过石油武器支持巴勒斯坦。

  第一次石油危机,1973年10月,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,OPEC为了打击对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国家,宣布石油禁运,暂停出口。10月底,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,但是石油战争依然继续进行。当时油价从1973年的每桶不到3美元涨到超过13美元。

  第二次石油危机,1978年伊朗发生推翻巴列维王朝的革命,社会和经济出现剧烈动荡。从1978年年底至1979年3月初,伊朗停止输出石油60天,使市场每天短缺500万桶,约占世界总消费量的1/10,致使油价动荡和供应紧张。全球市场供应突然减少,引起了抢购原油的风潮。美国原油价格从1978年年底的13美元/桶一路猛涨至1980年4月的39.5美元/桶。

  第三次石油危机,1990年8月,伊拉克入侵科威特,布什总统命令五角大楼制订计划来保护沙特的油田。1991年1月17日,美国在集体安全的口号下发动了“沙漠风暴”行动。联合国随后对伊拉克实施石油禁运,致使世界石油供应总量减少大约20%,引发国际油价从当年7月的16美元/桶上涨到9月的26美元/桶。

  从三次石油危机来看,阿拉伯世界的分裂导致石油危机出现的可能性越来越小。目前,多数阿拉伯国家政府还处于观望的状态。小概率事件是伊朗卷入冲突,那么政治危机将升级,“海湾咽喉”霍尔木兹海峡可能会被封锁,霍尔木兹海峡航运一旦受阻,那么将有约40%的海运石油无法提供给全球市场,从而导致石油危机爆发的可能性上升。

  原油供应在缓慢回升

  据OPCE的预测,9月,全球原油供应量为1亿桶/日,同比仅下降0.9%,其中OPEC原油供应量约为3293万桶/日,同比下降6.2%,这意味着除了OPEC主动减产之外,其他非OPEC国家原油产量是大幅增长的。OPEC月报发布的数据显示,9月OPEC原油产量较去年同期下降194.1万桶/日,但降幅较8月的217.1万桶/日有所收敛;环比增加27.3万桶/日,除了委内瑞拉,其他国家都在环比增产。

  沙特方面,美国总统拜登面临连任挑战,美国正与沙特、以色列谋求三方协议,谈判核心是沙特与以色列关系的正常化,以换取美国的武器销售、安全保障和帮助建设民用核设施的支持。沙特方面同意,如果油价继续高企,愿意在明年年初提高产量以平衡市场供应。

  委内瑞拉原油回归国际市场的可能性增加。美东部时间10月16日,多家媒体报道称,委内瑞拉政府将和反对派重启对话,这将为委内瑞拉的政治和经济危机提供出路,并可能令美国政府放松对该国的制裁,委内瑞拉原油供应或重回国际市场。

  美国原油产量创年内新高。EIA发布的数据显示,10月6日当周,美国原油产量升至1320万桶/日,高油价正刺激美国油气生产商增产,8月以来美国原油产量就持续增长。与此同时,美国原油钻井数量在下降,10月13日当周下降至501部,去年同期为622部。尽管钻井活动并没有像之前那样频繁,但美国石油产量已经完全恢复,原因在于石油公司通过提高单井的生产率来抵消了资本支出的下降。

  需求前景并不乐观

  从全球需求来看,随着欧美经济减速,夏季出游季结束,全球原油需求出现回落。据OPCE估算,9月末,全球原油需求量约为1.02亿桶/日,与全球供应链几乎持平。而EIA短期能源展望报告将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下调5万桶/日至176万桶/日,将2024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下调4万桶/日至132万桶/日。

  中国原油进口需求增速有所回落,9月同比增速下滑至13.7%,此前在6月同比增速一度高达45.3%。尽管“十一”假期之后,中国主营以及地方炼厂加工利润维持在550元/吨以上位置,但是较二季度末和三季度有所收敛。

  受OPEC+延长减产至年底和地缘政治冲突影响,投资需求一度升温,但是一旦冲突缓和,那么投机需求也会退潮。CFTC公布的数据显示,10月10日当周,COMEX原油非商业净多持仓为32.2万手,此前在9月26日一度升至35万手。

  综上所述,全球原油供需格局并非出现大规模的缺口,原油价格的上涨是OPEC+主动减产的结果,如果不考虑减产带来的供应缩减和实际需求,原油市场实际上是过剩的。巴以冲突地缘政治危机在短期会引发市场对石油供应干扰的担忧,但是不同于前三次石油危机,分裂的阿拉伯国家很难达成一致意见通过石油禁运来支持巴勒斯坦。而需求前景不佳,原油价格大概率呈现冲高回落的走势。

  投资者可以运用WTI原油期货和期权合约对冲短期上涨风险和中期下跌风险,例如买入近月原油看涨期权、卖出远月看涨期权或买入远月看跌期权。除了期货合约,芝商所还提供WTI原油期权合约,交投同样活跃。WTI原油期权合约主要分为两大部分:标准期权和超短期期权,即每周期权。每周期权适合短线交易,是对冲短期地缘政治风险、OPEC会议原油增减产决定等状况的有效工具。

  图为亚洲交易时段内的芝商所WTI期货日均交易量(ADV)占总交易量的百分比

  目前美国出口的原油有一半是出口到亚洲的,而且逐年增加,所以亚洲交易者对美国生产的WTI原油的价格风险管理需求不断抬升,带动亚洲交易时段内WTI原油期货的流动性。根据芝商所数据,亚洲交易时段内的日均交易量(ADV)占总交易量近20%,流动性增加让该区域的企业能更高效地管理价格风险。(作者单位:广州金控期货)



相关资讯